首页 >  戒烟专栏 >  控烟动态 > 正文

戒烟靠己更需求医

2017/11/20

周剑平 万欢英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呼吸与危重医学科  200025

 
   随着“健康中国”的概念深入人心以及公共宣传效应的不断展现,“戒烟”在广大烟民群体中掀起了一股全新的潮流,直接反应在每周三下午戒烟门诊就诊人数屡创新高。作为从事戒烟门诊工作的医生,一直致力于戒烟科普宣传与专业化的戒烟医疗服务,在实际工作中,针对越来越多的主动戒烟者,我们主张采用科学的评估方法和个体化的戒烟策略,取得良好的戒烟效果和积极的社会效应,在与近千名戒烟者互动和随访过程中,我们分析发现大多数成功戒断者往往具备以下“4D”特征。
 
   1. “决心”(Decision)
 
   “戒烟”信念是戒烟的最初动机所在,也需要贯穿戒烟始终。在我们接触到的烟民中,“下定决心戒烟”这一心理准备期至关重要,无论是出于自身或是家人健康、家人的督促或是关心,亦或是“吸烟空间”的进一步被压缩等诸多原因的影响,“戒烟”信念的根深蒂固有助于让“戒烟”变得事半功倍。
 
   2. “医生”(Doctor)
 
   “戒烟难”,其本质是一种生理、心理等多因素导致的疾病——烟草依赖综合征。是病就需要有医生的干预,在戒烟的道路上选择一位具备专业知识和经验的戒烟医生进行评估和指导至关重要。盲目且孤立的“干戒”或许适用于个体短时间的戒烟行为,但对于大多数长期吸烟的烟民而言,反复“戒烟失败”则会导致最终放弃戒烟尝试。因此,我们的实践发现“戒烟”不仅需要专业指导,更需要中-长期随访。可以这么说,每个人,“戒烟”过程兼具“生理性”、“心理性”和“社会性”的综合特征,即便相同的年龄,相似的年龄,戒烟的过程却是大相径庭,这种差异不仅体现在戒烟过程中戒烟者的身体反应,还表现为每位戒烟者的戒断周期和主观感受各不相同。戒烟医生的参与和指导不仅可以显著增强戒烟者的信心,更为重要的是,在戒烟过程中,专业医生与戒烟者之间的有效互动往往可以答疑解惑,在专业医师指导下的“戒烟群”便是实现这一目标的有效手段。
 
   3. “药物”(Drug)
 
   药物干预戒烟率显著高于干戒,这在我们实际工作中反复得到验证。对于大多数既往干戒失败或者对于中-重度尼古丁依赖烟民,给予短期“药物”支持可以帮助平稳过渡“尼古丁戒断综合症”的困扰,且短期的药物支持并不会给身体带来额外的负担,但在专业医生指导下的药物治疗则可以帮助戒烟者合理把握用药周期以及确定最终戒断时机。
 
   4. “戒断日”(Day)
 
   在专业医生的指导下,当烟量控制在3~5支/天以内的时候,彻底戒断的“时间窗”即以打开,选择一个特定的“纪念日”与“烟草”做个彻底的了断,增强戒烟的“仪式感”,有助于让曾经的烟民们“一经戒断,永不复吸”。
 
   随着健康知识的不断普及,烟民中越来越多的“观望者”渴望摆脱烟草依赖,“戒烟”人群也必然会成为一种“健康新势力”,希望各位尽早下定“戒烟”的决心,寻找专业的戒烟门诊进行就诊,在戒烟医生的指导下,选择合适的戒烟方法,戒烟一辈子一次足矣。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世界无烟日前夕,重医一院专家在线答疑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