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戒烟专栏 >  专题讲座 > 正文

COVID-19疫情下重症哮喘生物靶向治疗管理

2020/06/24

黄俊文 龚钊乾 赵海金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  510515
 

   早期研究已经确定了新冠肺炎(COVID-19)严重程度及病死率主要的危险因素,包括高龄、慢性心血管疾病、代谢疾病如糖尿病及COPD等。目前,COVID-19与哮喘相关研究报道非常少,哮喘是否影响新冠患者的病情尚不甚清楚,尚无证据支持哮喘患者因COVID-19病情加重风险更大。相反,COVID-19与以前SARS爆发一样,哮喘患者,特别是儿童,似乎不太容易受到冠状病毒的影响,哮喘急性发作的比率较低;到目前为止,关于重症哮喘正接受单克隆抗体等生物靶向治疗患者合并COVID-19的研究尚鲜见报道。
 
   近期,Andreas Renner等首次报道了一例接受贝那利珠单抗(benralizumab,针对白介–5受体,IL-5Rα)治疗的重度嗜酸粒细胞哮喘同时患COVID-19的病例。这是一名41岁的男性患者,九年前被诊断出患有严重的嗜酸性粒细胞哮喘。在确诊后的头5年里,他的哮喘经常发作,通常是由呼吸道感染(每年4次)引发的,尽管已经接受了高剂量ICS+LABA的治疗,仍然需要更长疗程的口服皮质类固醇(OCS)治疗。2016年7月,患者开始接受抗IL-5的瑞替珠单抗(reslizumab)静脉给药治疗。患者在瑞替珠单抗开始治疗前的血嗜酸性粒细胞水平为580/μL,使用瑞替珠单抗治疗后症状有所改善,急性发作的频率减少,自2017年12月以来,患者一直未再服用过口服激素。因为患者更喜欢皮下给药途径,而不是静脉给药途径,所以2018年他的生物制剂靶向治疗从瑞替珠单抗改为贝那利珠单抗。2018年8月,患者开始使用贝那利珠单抗,他的 ACT和ACQ6出现迅速且持久的改善,血液中嗜酸性粒细胞完全耗尽(从贝那利珠单抗开始使用前的280/μL到一周后的0/μL,此后没有检测到嗜酸性粒细胞增多)。应用贝那利珠单抗前,支气管扩张剂后1s用力呼气容积(FEV1)为3.09L(77%),FEV1/FVC比值为0.55。在本次新冠肺炎大流行开始之前的2019年10月,患者最后一次去重症哮喘诊所就诊时,支气管扩张剂FEV1为4.16L(104%),FEV1/FVC比值为0.74。除慢性鼻-鼻窦炎并鼻息肉(CRwNP)外,尚无已知的并存疾病。接受IL-5/IL-5R单抗治疗后CRwNP明显改善。患者的基础用药为每日800μg二丙酸倍氯米松和24μg福莫特罗。唯一的其他合并药物是固定剂量的盐酸氮卓斯汀/丙酸氟替卡松鼻腔联合用药(每日两次)。
 
   2020年3月13日,患者在慢跑时出现劳力性呼吸困难和乏力,但这些症状很快就消失了,第二天病人又去慢跑了。3月15日上午,患者出现39°C的高烧,出现静息呼吸困难和腰背痛,静息呼吸困难症状在应用控制性药物(400μg二丙酸倍氯米松,12μg福莫特罗)后得到明显改善,不需要缓解药物。同时使用布洛芬治疗发热和腰痛(3月15日1600 mg,3月16日1200 mg,3月17日400 mg)。此时仍不需要口服皮质类固醇。自3月18日以来,患者一直未诉明显不适。3月24日,由于他的妻子出现发热和乏力,他接受了鼻咽拭子检测。3月26日,患者和他的妻子的SARS-CoV-2PCR结果均呈阳性。患者ACQ6评分在感染当周哮喘控制情况比基线有所降低,此后哮喘控制良好。该病例提示贝那利珠单抗的治疗可能保护了这名患者,使其免于因新冠肺炎而出现更严重的病情恶化。
 
   面对COVID-19大流行,类似生物制品(如IL5或受体单抗、奥马珠单抗)的安全性以及影响还不能确定,临床需要考虑几个关键问题:1.哮喘患者接受单抗等生物制剂治疗后,其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是否有变化?2.使用单抗的哮喘患者被感染,新冠肺炎是否会加重?其表现是否有所不同?3.单抗治疗介入是否对新冠肺炎患者的治疗产生影响?
对于哮喘患者在COVID-19流行期间的用药和治疗,GINA在三月份的报告指出,哮喘患者应继续使用的控制性药物如ICS+LABA;如正在使用口服皮质类固醇,不要突然停用,突然停用可能会产生严重后果。GINA 2020也推荐对符合条件的严重哮喘患者进行生物靶向治疗,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对全身皮质类固醇的需求。
 
   FDA已经批准奥马珠单抗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用于短期家庭用药。在哮喘患者中使用奥马珠单抗、美泊利单抗、贝那利珠单抗、瑞替珠单抗与进行的安慰剂对照组一样,到目前为止,没有报告有增加感染的风险。而且有研究发现,奥马珠单抗可以减少鼻病毒感染的持续时间、病毒脱落和鼻病毒疾病的风险,可能对新冠病毒也有抗感染的效果;因此,在当前的COVID-19大流行期间,我们不需要停止这些生物治疗。
 
   目前重症哮喘患者合并COVID-19的具体治疗方案尚不明确,也缺乏对比研究和归纳,因此,在临床实践中,应尽可能地去登记COVID-19在重症哮喘患者中的病例,包括那些曾经或正接受单抗治疗的患者,以便进一步研究和评估在COVID-19流行期间重症哮喘患者治疗策略及生物制剂的疗效。
 

参考文献

  1.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张彦平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2020;41(2) 145-697.
  2. Wu Z, McGoogan JM. Characteristics of and Important Lessons From the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Outbreak in China: Summary of a Report of 72314 Cases From the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JAMA. 2020.
  3. Renner, A., et al., COVID-19 in a severe eosinophilic asthmatic receiving benralizumab – a case study. The Journal of asthma, 2020.
  4. Morais-Almeida, M., et al., Asthma and the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Pandemic: A Literature Review. International archives of allergy and immunology, 2020: p. 1-9.
  5. Abram, E.M., T.J.G. W and C.L. Yang, Asthma and COVID-19[J]. 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 Journal, 2020:cmaj.200617.
  6. Morais-Almeida, M., A. R and M. B, COVID-19, asthma, and biologic therapies: What we need to know[J]. World Allergy Organization Journal, 2020:100126.
  7. 2020 GINA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