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戒烟专栏 >  控烟动态 > 正文

劝君与烟一别两宽

2020/07/29

周剑平 万欢英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科 200025
 

   在上海控烟立法呼声极高的大背景下,戒烟这件事也被许多烟民放上了议事日程,而瑞金医院戒烟门诊的就诊人数也节节攀升,在戒烟大军中,四面八方而来的公务员构成了一道极其特别的风景线。在我们的观察中,大多数长期吸烟的公务员们对于戒烟这件事几乎不抱有任何信心,且具有显著的抗拒戒烟的心理特征:1.已经抽了那么久,肯定戒不了;2. 戒烟这种事完全要靠自己,跟别人没有关系;3已经戒过很多次,最长一次几个月,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还是复吸了。这些真实的言语倒也反映出广大烟民的心声。尽管如此,当已经吸烟长达30年之久的王主任成功实现戒烟之时,他也禁不住感慨:找医生帮忙戒烟真心靠谱。
 
   初次见面的“吸烟健将”
 
   第一次接触到王主任,还是在去政府机关进行健康宣教的时候,有意思的是,见到他的时候,他恰好刚买了两条烟,左右腋窝各夹一条,资深烟民的形象实在太过典型。我有意邀请王主任接受了尼古丁依赖测试,结果并不出人意料,尼古丁高度依赖;接着呼出气一氧化碳测定结果更是提示“红灯报警”,数值高达42ppm,我告诉王主任他每一口呼吸堪比“煤气”。王主任表面若有所思,现场却不为所动。只是拿了一张我留在桌上的名片,便转身而去。           
 
   初见成效的“戒烟尝试”
 
   一个月后,我在戒烟门诊见到了王主任,于我略带意外,于他却在情理之中。王主任开场三句话让我印象深刻:1)当烟的危害并未转化为身体的伤害,烟于我是每日必不可少的生活习惯;2)不是没想过戒烟,却始终找不到一个让自己下定决心改掉这个习惯的冲动;3)上次检测结果对触动很大,一直以为烟草危害这是个抽象的概念,此外我也是从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有医生可以指导戒烟。

   在进行详细的个体评估之后,我将王主任的戒烟周期分为三个阶段,共计8周。具体划分为:1)第2-4周(戒烟阵痛期),也是戒烟最为困难的阶段,特别是开始戒烟的第1-2周,无论是“烟瘾”还是“抽烟习惯”都会是戒烟过程中的巨大挑战;2)第4-6周(快速减量期),戒烟过程中,最大的挑战并非从20支减到10支,而是从最后的2-3支减到完全戒断;3)第7~8周(烟草无反应期),戒烟者对于烟草的需求完全消失。

   王主任将信将疑地接受了我的说辞,但似乎还有些迟疑,毕竟这样的说法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效果如何,他的确有充分的理由表示怀疑。同时,我推荐王主任以匿名的方式加入到我所创建的戒烟门诊微信群。同时,我反复提醒王主任要关注自身吸烟行为,从减少非成瘾性吸烟开始,把那些可吸可不吸的烟量首先控制下来,接着随着身体对尼古丁依赖程度的降低以及戒断反应的消失,将每天最容易吸的那几支烟首先戒断,之后其他时间段的吸烟情况就会变得相对容易控制。我们相约2周后门诊复诊,随访戒烟进展。

   尾声

   二周后,第二次见面,王主任表示微信群里各位戒烟者真实心情分享再次给了他很大的内心冲击,各不相同的戒烟经历和戒烟过程以及思想统一的戒烟动机。而在现实中,他页很轻松地把烟量控制在每天5支以内。很显然,对于这个结果,他有些意外却十分惊喜。

   在肯定了王主任的戒烟历程之后,我详细询问了他在戒烟过程中的身体反应,饮食习惯改变等情况。反复提醒王主任从精神层面和替代物层面进行双重覆盖,从而使“烟瘾诱导性吸烟”和“习惯性吸烟”同步戒除。

   最终,按照我制订的戒烟计划,王主任戒烟成功了,也在他生日的那天,他与已经相伴30年的老伙计彻底说了再见。记得他在戒烟群里发了这样的一条消息:戒烟很有意思,有的人靠自己,有的人需要靠医生,无论哪一种,所有戒烟成功的人都是奇迹。

   王主任的戒烟故事只是我们众多故事中的一个,还有太多太多,笔者以后也会慢慢与大家分享,但我们所接触到有意愿戒烟的烟民相较于庞大的烟民群体犹如沧海一粟,但愿所有烟民与烟,从此一别两宽,永不相连。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世界无烟日前夕,重医一院专家在线答疑

用户登录